首页
 > 

招考政策

 > 正文

九岁男孩练出腹肌娃娃拳手背后都有个狠心老爸

  • 编辑时间: 2020-01-05

  ◤从小练拳击,不仅为强身健体,更为塑造一种独立坚强的人生态度

  娃娃拳手背后,都有个“狠心”老爸

 の 王艺涵(左)在比赛中

  都说孩子是父母的掌中宝,别说擦着碰着,就连稍微▅▆受点委↔屈都会心疼不△已。12月21日至22日,由浙江省拳击协会、温州市洞头∨区禅武文化促进会主办的2019年“寅领杯”浙江省拳击俱乐部卍冠军联赛总决赛暨WBA中国区金腰带争霸赛↓上,却发现了一个有趣现象:很多拳馆馆长都不约而同地将自己的孩子送上拳击台。而在日常训练中,这些从小跟着爸爸耳濡目染的“拳二代们◥”不仅没有受到特殊照顾,反而比一般学员要求更严,就算是满脸泪花也不让偷懒。

  九岁男孩练出腹肌

  训练学习全щ靠自己规划

  擂台上,浙江省拳击俱乐部冠军联赛金华、杭州、衢州、宁波四站比赛各组别的冠军悉数亮相,六十多场比赛从白天打到天黑。

  比赛从第一场开始就进入白热化,率先进行的是25公斤级比赛,走上擂台两边的小选手虽然来自不同地市,但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点——都有一个拳击教练的爸爸。

 ▧ 直拳、躲闪……9岁的陈世轩像一头小豹子,在身后父亲的指导下,进攻犀利,招招逼人。因为有个拳手爸爸,陈世轩6▐岁时就正式接受系统训练,ì成了一名标○准的“拳二代”。

  爸爸是教练,陈世轩的“待遇”是:训练量是▀同龄孩子的三四倍。家里挂着沙包和拳套,闲来无事,爸爸就让●儿子试试身手。教其他孩子,陈永斌还收着劲Π,练自家小子,他一定更严厉。

  “爸爸做教练,对他的身体素质有一定把握,哪怕练得苦也不会一味瞎练。”备受宠爱的小孙子有个“魔鬼爸爸”,小轩练拳曾遭到爷爷奶奶的强烈反对,直到一系列荣誉接踵而来,小轩也愈发活泼开朗,二老才放下心来。

  “他这个年纪的孩子,天性都爱玩,手机、游戏都是诱惑。”陈永斌笑了,虽然对儿子严厉,但陈永斌却很少骂他,而是让他在潜移默化中慢慢改变。所以他要小轩放学直奔拳馆,写完作业再打拳,运动学习两╭╮不误。久而久之,小轩养成了分配时间的好习惯,什么时候干什么,划分得井井有条,拳打得◆好,成绩也一直保持在班级上游。

  由█于小轩与同龄人相比更为瘦小,妈妈特意考出营养师证,专门负责饮食,让他更好地投入训练。“你别看他瘦,其实全是肌肉。”一掀衣服,少年露出一副好身板,肚子上的腹肌隐隐可见。因为打拳,原先瘦小爱哭鼻子的小男孩如今Г常常在学校里被“下战帖”,不少人都想和他过过招。

  “要说没把自己的梦想加在他身上,那肯定是自欺欺人。”陈永斌表示,“但更多的是因为自己的一生因拳击而精彩,无论是体质体能۩,还是精神品质。所以我们更多∞是起到引导的作用╱╲,在◙尊重他意愿的基础上,把意志品格传递给Ξ他,让他受益一生。”

  女儿哭也要让她练完

  希望面对困难不再手足无措

 ∶ 虎父无犬子,拳击老爸从严训练的方式不只出现在男娃身上,对自己家的姑娘同样也是如此。

  清秀的脸庞,扎一头长长的马尾辫,10岁的王艺涵在赛场下性格腼腆内向;而当她站上拳击台,则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表现:一连串的重拳出击,干净利落地获得女子儿童组38公斤级年度总冠军。

  ♤听到裁判宣布最终成绩后,既是父亲也☺☻是教练的王浩长长舒了口气,“我比她紧张多了,想给指导又怕说话々太响影响女儿发挥。”

  31岁的王浩是河南人,8岁开始∵练习…散打,后进入重庆市散打队,最好成绩是全国第六。2015年,他在绍兴柯桥区创办了聚英堂搏击俱乐部。

  “她小时候是出了名的身体差,只要换季就感冒。”为了改变女儿体τ质,王浩在一年半前带她接触散打,而拳击则是今年夏天刚开始学的。

  王浩回忆,女儿刚开始℅练ю习时很抵触,每次都是哭着√离开的:跑步、打靶、ξ沙袋、й体能训练……练完各种项目∠后,第二天浑身酸痛,走路都靠挪。

  “女儿每次训练我都会к在边上看着,有时▄教练说下课,但我经常会让她留下来加练。比如翻轮胎,普通学员只需翻四五个,她可能要翻四五十个。别的同龄女孩都是文文静静,我的女儿却要拳打脚踢练到伤痕累累。家人自然特别心疼,他们还⊙斥责我这个当爸爸的怎么能如此狠心。”

  “你说当父亲的能不心疼吗?”但王浩从没有一丝放弃的念头,“因√为我觉得拳击能让女儿变得独立,在面对困难时,不再手足无措,靠ш哭不能解决∟任何问题。”

  而王浩的良苦用心终于也在近几个月有了回报,除了夺下这条证明实力的拳王金腰带,王艺涵也成了班里的“红人”,现在全班同学都开始跟着她打拳。

  从拳台上下来后,王浩收到了一张绍兴市体校的邀请函,希望女儿能去专业队发展。“虽然我很期望女儿能超∮越自己取得好成⿷绩┓,但这还是要看她Д的意见。”不过王浩现在可以肯定的是:等刚刚1岁的小女儿长大后,还是会练★拳击。

  本报记者 杨静 通讯员 李文瑶 蒋升 文/摄